多家知名餐廳撐不住關店,香港餐飲跌入“煉獄”

眾人皆知,新冠疫情這一只“黑天鵝”帶來的蝴蝶效應極大,遠甚于當年的“非典”,嚴重程度已經堪稱2008年的金融危機。

但是要說慘,香港餐飲業才是真的慘,前腳“修例風波”影響尚存,后腳新冠疫情又突然從天而降。

雙重暴擊之下,香港的餐飲行業如同狂風暴雨中的一根不堪折磨的蘆葦,搖搖欲墜。

(香港:旅游業和餐飲業遇“寒冬” 盼進一步支援)

1

香港百年老店、明星店鋪迎來關店潮

風波和疫情的雙重沖擊下,香港很多餐飲名店迎來了關店潮。

1、“世界最大海上餐廳”珍寶海鮮舫關閉歇業

3月3日,在港創立40年的“世界最大海上餐廳”珍寶海鮮舫宣布,解雇所有員工,正式暫停營業,這是其開業來首次停業,復業時間未定。

據了解,珍寶海鮮舫,是賭王家族生意,也是香港著名旅游地標。

(曾經的溢彩流光,如今都隨燈光的熄滅融入夜色中 圖源:大公報)

鼎盛時期,珍寶海鮮舫到訪顧客超過3000萬人,接待過諸如英女皇伊莉莎白二世等各國政要,諸如周潤發、鞏俐等大咖明星,而周星馳大部分電影比如《食神》、好萊塢電影《無間道2》等電影也曾在這里取景。

然而,在宣布停業前,這個被譽為港島的夜明珠,連船只的維修費都快支付不起了。

2、“蘭桂坊照妖鏡”翠華開始不知歸期的停業

“世界最大海上餐廳”停業后,“蘭桂坊照妖鏡”翠華茶餐廳也好不到哪兒去。3月23日,港股上市公司翠華集團宣布,因控制成本,位于中環威靈頓街近22年歷史的翠華旗艦店即日起將暫停營業。

(昔日食客滿盈的翠華,如今僅有一位行人匆匆路過 圖源:香港01)

翠華茶餐廳,由于鄰近香港中環蘭桂坊酒吧街,成為不少人在蘭桂坊夜蒲之后的夜宵飯堂,而由于店內燈火通明,它被香港人戲稱為“蘭桂坊照妖鏡”。關于它們兩者之間的牽扯,《春嬌與志明》里的一句經典臺詞可以概括——“從蘭桂坊出來后,一定要去翠華?!?/p>

而現如今,別說翠華停業不知歸期,自確診了60多例疫情之后的蘭桂坊,門庭更是冷清到凄凄慘慘戚戚。

(蘭桂坊,曾經的燈紅酒綠變成今日的黑燈瞎火,圖源:香港01)

3、“童年記憶”許留山香港門店因欠租面臨清盤

3月12日,許留山“倒閉清盤”的消息登上了微博熱搜榜,當日熱搜指數位列第17位,排在劉亦菲之前。面臨清盤的原因也很無奈,即因香港門店拖欠租金、冷氣費及管理費等,被多名業主告上法庭申請清盤。對此,許留山回應稱,香港店由于受社會環境和疫情影響,關店了,大陸地區并未因此事受到影響。

(被申請清盤的許留山登上了微博熱搜 圖源:網絡)

對于香港人來講,這個創立于1970年代的老品牌,是他們的童年回憶。在上世紀90年代,其憑借芒果西米撈單品一舉成為港式鮮果甜品的先鋒,豎起了一塊金字招牌。時至今日,許留山的門店已遍布世界各地,數量超過了260家。然而,在修例風波和新冠疫情的雙重影響下,許留山的輝煌也不復以往。

4、多家明星店鋪貼出通知“有緣再會”

而除了以上這些知名老店紛紛暫停營業之外,同樣被迫停業的明星店鋪還有很多很多。

位于灣仔的悅香大飯店,是一家開了近60年的老字號餐廳,招牌菜是金牌香妃雞。伴隨著80后一代成長記憶的電影《古惑仔》也曾在這里取景。如今,也貼出了一則“有緣再會”的通知。

(貼出了“有緣再會”的悅香飯店 圖源:網絡)

知名藝人謝霆鋒開設的“鋒味”曲奇店,是在《12道鋒味》這一熱門綜藝節目的加持下,創立而成。彼時,在謝霆鋒的明星效應下,該店鋪也掀起了一片粉絲的打卡熱潮,而現如今,也掛出了“我搬了”的牌子。

(開業的熱鬧和如今的冷清形成鮮明對比 圖源:網絡)

除此之外,以懷舊粵菜聞名、頗受香港名人富豪歡迎的陸羽茶室宣布自4月1日起停業,直至另行通知;江湖相傳有黑道背景、連周潤發都要乖乖排隊的九記牛腩也不再脾氣火爆,3月30日前便已停業。中環威靈頓街,已有93年歷史的蓮香樓,才剛剛在3月中宣布“復活”,但到了30日,又再次關上了大門。

已經夠了······

以上這些知名老店的關店潮,已經可以讓大家看到了香港餐飲業所面臨的艱難處境了——百年老店、明星店鋪都撐不下去,更何況那些無名小店了。

2

港股餐飲迎來了一場史無前例的“戴維斯雙殺”

顯而易見,在香港餐飲業這一波關店潮的打擊下,香港的餐飲板塊也早已聞風而動,先跌為敬了。

自今年年初以來,香港的餐飲板塊42只個股中,僅有九毛九、國貿控股、九盛集團等5只股上漲,其余個股皆呈下跌的態勢。其中,快餐帝國以超50%的跌幅,居餐飲跌幅榜之首,目前股價僅0.22港元,市值不到2億港元。

(行情來源:富途)

“火鍋第一股”呷哺呷哺,股價也受到了一定重擊,自年初以來累計下跌超44%,目前股價為5.71港元,市值為62億港元。

(行情來源:富途)

太興集團,股價則自年初以來累計下跌近38%,目前為1.03港元,市值為10.3億港元。

(行情來源:富途)

而前文提到翠華控股也好不到哪兒去,自年初以來股價累計下跌超24%,目前股價僅為0.33港元,總市值不到5億港元。

當然了,在這種情況下,這些餐飲公司業績表現估計也好不到哪兒去。

比如說,呷哺呷哺出現了凈利潤首次下跌,而且一跌還不小的場面。3月30日,其發布2019年財報顯示,過去一年,公司實現營業收入60.30億元,同比增長27.4%;股東應占凈利潤2.88億元,同比下滑37.7%,這也是2011年以來,該公司首個年度錄得凈利潤負增長。

再來看太興集團,3月26日,該公司發布上市以來首份年報,但剛上市凈利潤就大幅下滑,這表現也是沒誰了。據財報顯示,2019年,該公司實現營業收入35.52億港元,同比增長4.0%;股東應占凈利潤7686.4萬港元,同比下滑74.78%。

而味千(中國)和太興集團的境遇也不分上下。據味千財報顯示,2019年,該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5.65億元,同比增長7.9%,而公司股東應占溢利1.56億元,同比下降71.6%。與此同時,香港連鎖快餐集團大快活、“茶餐廳第一股”翠華集團也出現了業績下滑明顯的窘況,翠華還面臨著2012年在香港上市以來的首次虧損。

基于上,可以看出,香港餐飲真的是實慘了,迎來了一場史無前例的“戴維斯雙殺”(原指估值和每股凈利潤的下滑導致的股價暴跌)。

屋漏偏逢連夜雨,

香港餐飲正跌入一場可怕的“煉獄”模式

關于是什么原因讓香港餐飲業陷入如今境地,相信大家心中也有了答案。

2019年6月,香港反對派和一些激進勢力借和平游行集會之名,進行各種激進抗爭活動。雖然特區政府已多次表示修訂《逃犯條例》工作已徹底停止,但他們繼續以“反修例”為幌子,得寸進尺、變本加厲,暴力行為不斷升級,社會波及面越來越廣。

戴著口罩的暴徒們,走上街道大肆破壞,而餐飲行業作為街邊主要的經營業態,遭受到了最最直接影響,損失最為慘重。香港餐飲聯業協會會長黃家和此前公開表示:

“2019年6月至12月,香港餐飲業累計損失高達105億元(港幣,下同)生意額,按年跌1.5成至2成。而單計10月份,暴力沖擊較嚴重的時期,業界已經損失27億至30億元?!?/p>

而屋漏偏逢連夜雨,本以來借著2020年春節的喜慶緩沖一下修例風波的英雄,誰曾想到又飛來一只疫情“黑天鵝”。

那么,新冠疫情對香港餐飲業影響究竟有多大呢?

2月末,據香港特區政府統計數據顯示,2019年第四季度香港餐飲業收益額的臨時估計數值同比下跌14.3%,成為2003年第二季度非典疫情爆發以來的最大跌幅。2019年全年餐飲業總收益額與上年相比下跌5.9%,是自2003年以來首次出現年度跌幅??鄢溟g價格變動的影響后,第四季度和全年餐飲業總收益量的臨時估計數值同比下跌16.0%和8.0%。

而隨著餐飲行業關店的關店,裁員的裁員,這一行業失業率已經攀升至可怕的幅度上。

據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17日發布數據顯示,香港在過去三個月的失業率上升至3.7%,為逾九年來的最高水平。多個主要行業失業率都有所上升,其中餐飲業面臨的情況尤為嚴峻,餐飲服務業遭到的打擊尤為嚴重,失業率及就業不足率分別急升至7.5%及3.5%,比亞洲金融風暴帶來的影響還要可怕。

看起來只是冰冷的失業數據,但失業對于一個家庭來說意味著什么,大家應該都心知肚明。

前幾天網絡上流傳這一個秘魯工人因為失業而心酸抹眼淚的視頻,在網上遭到了瘋傳。這位工人叫何塞·路易斯,是一名建筑工人,因為失去了工作在接受采訪時,當場抹眼淚,稱他是一名父親,沒有了工作,都沒辦法養家糊口。

雖然將香港失業人員對比秘魯工人失業似乎有點不妥,但將心比心,全球所有失業人員恐怕都會有相同的感受,當你背著高昂的房貸,車貸,各種貸失業的時候,這無疑相當于一場“晴天霹靂”,更別提香港那令人望而生畏的房價和物價了。

顯然,從企業到員工,香港的餐飲業正跌入一場可怕的“煉獄”模式。

而再將目光拉長一點,疫情一天不結束,不僅香港這一個地區,全中國,全球的餐飲業恐怕都不會好過了。

但,不論風停,抑或風起,我們都在期待香港餐飲業再造一個“餐飲神話”。

15年0元赚钱买卖 广东十一选五绝密公式 时时彩软件刷钱 遗漏 2014股票推荐 上海期货大厦配资网 江西快三网上投注彩票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 乐股配资 股票策略交易平台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分布图 广西快三开奖走势图